PNAS论文称“中国人对同伴更警惕”引争议作者回应 2019-10-03 11:03

  近日,《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发布的一项研究称,与宣扬个人主义的美国人相比,信奉集体主义的中国人对竞争中的不道德手段更为警惕,也更倾向于将同伴表现出的友好行为解读为“糖衣炮弹”。

  有人认为,这是对中国集体主义的批判,有人认为这是戴着“有色眼镜”的哗众取宠,还有人担心类似研究会加剧种族和地域歧视,让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偏见被“合理化”。

  群体内警惕:对群体中的同龄人,如同学和同事的社会警惕。这是一种预测群体内成员会对自己产生威胁的社会认知倾向。

  但有趣的是,在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中,很大一部分警惕性指向了同一社会群体中的同类,因为它们可能是竞争和攻击的重要来源。

  论文称,之所以选择美国人和中国人进行比较研究,是因为“有研究表明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注重集体主义,而且在强调社会和谐方面,两国差异尤其大。”

  结果显示,有62%的中国人和84%的美国人预测主人公会采取合乎道德的竞争手段,如“研究角色”“提高自己”。

  20%的中国人和11%的美国人预测主人公会采取不道德的竞争手段,如“毒害他人”“与管理者发生性关系”。

  此外还有18%的中国人和5%的美国人给出了游走在道德边缘的灰色幻想,比如“成为领导的好朋友”。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小剧本”都有男主角版和女主角版,受试者会被随机分到其中一个版本。主角的性别对结果没有产生显著影响。

  研究2在研究1的“小剧本实验”基础上,增加了一些环节:评估受试者的道德感、社会经济地位以及对竞争的认知。

  这里要提到最新论文的主要作者之一——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助理教授Thomas Talhelm和他著名的“大米理论”。

  早在2014年,Thomas Talhelm曾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封面文章,指出水稻的种植模式使人更倾向于相互依赖,而小麦种植使人变得更加独立。

  结论2:相比来自小麦种植区的人,水稻种植区的人同时具有更强的集体主义意识和更高的群体警惕性。

  但是这些行为同样可以被理解成某种阴谋,比如假意帮忙修改文件,暗地里篡改文件内容;或者假装热情地请客,实际是为了灌醉对方等。

  一名受试者写道:“亚当的朋友开始检查项目,删除了设计的一些部分……朋友还“不小心”把几页纸扔进了垃圾桶……他的朋友不希望看到亚当获得成功和晋升。”

  结论3:在竞争关系不明确的情况下,有21%的中国人和4%的美国人将来自同伴或同事的友好表示视作“糖衣炮弹”“口蜜腹剑”。

  在明确的双赢情境下,中国人的群体内警惕性会显著下降;而在明确的胜负竞争情境下,美国人的群体内警惕性会显著上升。

  论文指出,集体主义在强调紧密的社会关系时,也会产生一大副产品——内部竞争。因此在集体主义文化中,人们更可能对群体成员保持警惕。

  4. 这项研究的一部分结论是建立在“大米理论”上的,而“大米理论”本身就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理论。

  我觉得本文的争议主要在于对vigilance的理解。我们对vigilance的翻译是“警惕”,取中国古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里的“防人之心”。而一些社交网站上的翻译是“猜疑”,这就招致了一些误解。事实上,警惕不是一种过失,而是有其优势的。

  有研究表明,警惕一些对东方人是有好处的。2018年的一篇论文称,警惕性高的日本人能更好地调节自己的行为,也更健康;但警惕性高的美国人并没有得到这种好处。

  我个人认为这项研究的方法和设计是合理的,也是巧妙的。可以商榷的地方是其样本的选取并非随机。比如,他们的第二项研究的样本来自中国3所大学的400多位学生。因此,其结论是否具备可推广性还有待检验。不过,这也算不上根本缺陷,在社科领域很难保证样本的随机性。

  另外,我个人很希望看到类似的比较研究从中美比较扩展到更多的国家。比如,中日两国都被认为是集体主义文化,其群体内警惕性有什么样的差异?

  对文化可能带来的冲突的担心,不能成为拒绝研究文化差异的理由。我们只有更好地研究文化差异,正确认识文化差异,才能采取合理的应对措施去避免文化差异带来的冲突。

  我认为论文所涉及的3项研究,第一项相对较为靠谱,第二项实验涉及的“大米理论”存在争议;第三项实验中,因受试者“脑洞大开”而缺乏逻辑一致性。可以认为,这些结论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成立。

  论文的关键词“警惕”,隐含着对“人性恶”的疑虑。西方文化主要通过法治精神和契约精神防范人性之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他人高度警惕的必要性。

  而在东方文化中,由于契约关系的缺乏,只能从心理上防备他人。“人心隔肚皮”“口蜜腹剑”,这些中国成语都表达了对他人的“警惕”。同样,“亲兄弟明算账”“先小人后君子”等流传至今的话语,则是集体主义氛围下个人的维权措施。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各有优点和弊病,探究问题并不一定就是“偏见”,更谈不上用一篇研究论文将偏见“合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