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第一人:艾兰·图灵(杂志精选第003期) 2021-02-22 02:40

  四处搜罗文章,一无所得,没有一件大事、也没有一篇大作,值得大家花心思去读。《计算机世界第一人:艾兰·图灵》严格来说是旧文章了,去年年底的,我重新发现了它,并且做为本周的推荐之作。记得一位物理学家说过一句这样的话:“I am here,I am there”(我在此处,我在别处)图灵正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也值得大家去记住。 我小时候读图灵的大作,最有趣的是他那辆奇怪的自行车。在这篇文章中,这个小故事也没有略过,幸甚。

  1、图灵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天分,在他三四岁的时候自己学会了阅读,读的第一本书叫做《每个儿童都该知道的自然奇观》。

  2、6岁正式读书后,图灵越发显得智力超群,校长和老师都注意到这个特殊的小孩。8岁时,他写了他的第一篇“科学”短文,题目叫《说说显微镜》。

  3、图灵天生悟性过人,16岁就能弄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并且运用那深奥的理论,独立推导力学定律。

  4、1936年,图灵在伦敦权威的数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划时代的重要论文《可计算数字及其在判断性问题中的应用》。文章里,图灵超出了一般数学家的思维范畴,完全抛开数学上定义新概念的传统方式,独辟蹊径,构造出一台完全属于想象中的“计算机”,数学家们把它称为“图灵机”。

  5、图灵在剑桥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可能有人不知他的姓名,但妇孺皆知布雷契莱园有位“教授”,是个科学奇才。图灵或者“布雷契莱园的教授”的那些逸闻趣事,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中国网民知多少?这个问题也许不是很高明的问题,我似乎更关心:在中国,怎样的网民才是网民。标准的不同,得出的数据也不同。无独有偶,本周《数字时代》的黄紹麟先生也写了一篇文章,大谈中国搜索,当中也涉及到中国网民的问题。这两篇文章,是送给那些将创业,且准备大创业的人来读的。黄先生还写了一组文章,有谈到雅虎Google的策略,也有谈到诺基亚的移动互联网对策,都是有见地的。

  还有一篇《搜索新体验》讲了个趣的搜索引擎:Searchme,现在还没有公开测试。单看演示,真的不错。文章中有地址,注册之后,可以直接体验搜索引擎。

  中国还有10亿人不是网民,而印度的网民数量根据不同计算方法目前约在2,700万至1.2亿人之间。但美国在平均上网时间方面仍领先于中国。comScore称,美国人1月份的平均上网时间为32.4小时,而中国用户为22小时。

  社交网站成为本周的大议题,《经济学人》也专门撰文,对社交二字口诛笔伐。经济学人的观点有意思,Hotmail当年大红大紫,现在邮箱也大红大紫,但是,没有谁能从邮箱里挖到真金实银。社交网站也许是一个吸引人的好点子,但可能不是一个吸引广告主的好点子。

  商务周刊以浩大的阵营,对中国的女商人做了一个全方位的报道。上周《中国企业家》也以《商界“女二号”》做了描述,有志成为女性职业经理人的可以参阅。马雪征的文章我细读过,一个不懂财务的人如何做到联想的CFO,值得学习与借鉴……

  “我的梦想是,有一天没有人再用有线电话了,人人用手机通线岁的库珀对路透说。当他制造出第一部手机时,他是如此着迷于这个东西,甚至乐于开玩笑说手机号码重要到“你一出生就拥有一个手机号,如果你不接电话的话,就会死掉。”然而,达到自己所预想的目标有点困难。“不是技术的问题,”他说,“是人的问题。人们非常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