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评价:扔掉SCI ? 2019-12-10 07:34

  “有的研究机构主张把SCI评价砍掉。我觉得不应该砍掉,只是不要把它作为唯一的评价指标。没有考核,就回到大锅饭时代了。科学家也需要考核,没有监督的社会必然会产生。现在考核中出现的浮躁、虚假,不能说是考核的问题,也不能说是考核中使用了SCI的问题,科学家也有自己的责任。实际上任何评价都有缺陷,并非仅仅SCI。”

  20世纪80年代末,针对国内学术评价标准不合理的现状,有大学率先将SCI引入科研评价体系。此后,中国学界竞相模仿,教育部门等有关机构也将SCI文章的多少作为评价学术水平的重要指标,于是,中国科技工作者在被SCI收录的杂志上发表论文的数量迅速上升,“”之势席卷全国。一个结果就是,职称评定、研究生毕业、评奖、经费申请乃至院士评选,无不与SCI挂钩。SCI目前已成为衡量大学、科研机构和科学工作者学术水平的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尺度。国内几乎所有高校和科研机构都出台了相应奖励政策,明文规定每发表一篇SCI论文可拿多少奖金。

  但同时也有研究人员对《科学时报》表示,“尤其是学科带头人,如果不写、不看SCI文章,不了解国际科学前沿,很难想象!现在国际杂志电子版、纸质版都很容易查用,互联网上给作者发E-mail要文章也很简单。不要把用英文写的东西想象得很高深,它是公共载体。国外审稿人的科学背景与国内刊物审稿人不一样,会提出不一样的问题,对研究人员研究问题的提高效果也不一样!”

  说起SCI评价,有学科带头人并不认同“SCI评价正在弱化”的提法。“这个标准的可用性毋庸置疑!它是中国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有的研究机构主张把SCI评价砍掉,我觉得不应该,只是不要把它作为唯一的评价指标。没有考核,就回到大锅饭时代了。科学家也需要考核,没有监督的社会必然会产生。现在考核中出现的浮躁、虚假,不能说是考核的问题,也不能说是考核中使用了SCI的问题,科学家也有自己的责任。实际上任何评价都有缺陷,并非仅仅SCI。在中国,讲人情的问题比较严重,SCI到底相对客观和公正。即使在美国,很多评价也要用论文说话,虽然不一定用‘SCI’这个名称。”

  “论文能不能发表在高水平的期刊上,不是编辑决定的,而要送给同行评议。越是高质量的期刊,同行评议越严格。发表在高水平的期刊上,就说明论文经过了高水平的评议;如果论文发表后被引用的次数多,说明论文的影响因子大。一般而言,可以用两个基本的指标判断论文的影响:发表在什么期刊以及被引用的次数。” 刘煜表示。

  “我认为从事基础研究,迟早要写出论文,写出好论文!基础研究的成果怎么体现?得通过论文的方式,这是全世界学术界的常识。在哈佛大学,如果不是终身教职,三五年不出一篇论文,怎么呆下去!有个客观衡量标准比没有标准好!我的儿子在小学一年级,如果没有考试,我不知道他在学校干什么。在学校是通过考试的形式,作研究是通过论文的形式,写论文是考核你解决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短时间看你的学术水平就得看论文。”

  “我们认为信息在创新中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通过SCI可以看到全世界的情报信息,汤姆森科技的目标是,世界级研究需要世界级的信息服务,我们希望中国的科学家能与全世界科学家一起,同时看到同样高质量的信息,这样才能做出高水平的论文,如果看到的都是低水平的研究,输入与输出成正比,很难想象可以作出什么好的研究!”

  汤姆森科技还提供一个专利引用索引(Patent Citation Index, 简称PCI),它和SCI类似,但提供的是发明专利的引用索引。“我们做的专利引用索引,可以告诉你专利和专利之间、专利和论文之间怎么互相引用。据研究分析,在生物医学、化学、电子通讯等许多领域,专利引用的60%的参考文献是非专利文献,这说明很多新的发明创造是靠基础研究来推动的。去追踪科研论文被专利引用的次数,知道专利有多少应用了基础研究,可以告诉你基础研究如何发展为实际中有用的技术创新。”

  “为科学家检索信息建立有效的方法,这就是SCI建立的宗旨,而且促进你创新。今天的科学都是在相互交叉的基础上形成的,越大的突破越出现在交叉学科领域,而包括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学引文索引)、SSCI(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社会科学引文索引),A&HCI(Arts &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艺术与人文引文索引)三大引文索引数据库的ISI Web of Science是目前唯一一个多学科的引文索引数据库,包括社会学科、艺术人文、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等。它的好处是,举例来讲,相对论这种物理学的经典原理被社会学所引用,可以展示其对社会学的影响,而这很难被传统的检索工具找到。” 刘煜说。(王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