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有建筑没文化”的图书馆 2021-02-23 08:08

  文化是一种传统,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甚至是千百年来的积淀。靠大投资兴建的文化场所,那只是一种建筑,顶多拥有个“建筑文化”,而且还要小心,万一不小心还会让进来的人“感到头晕”。

  文艺界别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说起这样一件事:在中部某地区出差时,他参观了当地新区建成不久、投资过亿的一所图书馆,然而,被称作当地“标志性文化工程”的图书馆里却看不见几个读者。这家图书馆馆长私下告诉陈力,不仅如此,很多读者进来后还感到头晕地面是平的,但窗户居然是斜的。(3月10日《中国青年报》)

  建筑设计有问题,是此项工程在设计上把关不严,如果真要是好东西,姑且当做“比萨斜塔”也无妨。但偌大的图书馆里看不到几个读者,确实让图书馆汗颜。图书馆是知识的海洋,兴建图书馆的目的,是让更多的市民来此看书,用知识改变命运,用知识陶冶情操。是的,建图书馆是功在千秋、利在万代的事情,但对于动辄上亿的工程,资金从哪里来?据全国政协委员张大宁说,过去的10年里,我国文化事业费占国家财政支出总额的比重从未超过0.5%。原本不多的财政支出,用来盖超大型建筑,那么真正用于文化本身的钱,还剩多少呢?

  图书馆还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所谓“文化工程”在蚕食文化本身。据媒体报道,某城市计划投资40亿元打造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而原有的非遗园投资超过10亿元、使用才不到3年。欠发达地区也开始加入到攀比风潮中。江西某市斥资1.6亿元,建设了一组包括汤显祖大剧院、博物馆、图书馆、文化广场的建筑群,剧院建成后遇冷,无法维持运转。这也难怪河南省剧协主席李树建会在去年闹出个大笑线家企业向河南文化教育事业捐助2亿元的仪式上,李树建对河南省委卢展工说:“卢到河南之后,我们河南文化界的春天就到了。我们每天激动万分,以泪洗面。”一代“洗面帝”就此诞生。

  其实,“洗面帝”真的是在流泪,有了这种“久旱逢甘霖”的两亿投入,李树建真诚的眼泪流了出来,文化界干旱实在太久了。很多人就此感叹,这是文化界的悲哀,但道出了当今文化发展的怪模式:场馆越做越大,文化人士越做越穷。那是因为我们国家越来越没文化了吗?显然不是。

  而是“文化”被利用了。它总被当做一种漂亮的黄金,各地政府想尽办法往脸上贴,好像是谁脸上越亮谁越光彩、越有文化。又怕贴了别人看不到,只好大兴土木,做别人来了能看得见、摸得着的“文化”。

  事实是,文化是一种传统,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甚至是千百年来的积淀。靠大投资兴建的文化场所,那只是一种建筑,顶多拥有个“建筑文化”,而且还要小心,万一不小心还会让进来的人“感到头晕”。

  伍德斯托克,从建筑上来看,只是美国一个小镇。但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它在美国人最为困惑的时候,用音乐为迷航的年轻人找回了方向,“和平、反战、博爱、平等”的精神,一直,笼罩在小镇上空。它拯救了一代美国人,但却并没有投资过亿的图书馆、电影院、公园;但谁会不知道伍德斯托克呢?

  文化是文化,工程是工程,文化与工程结合起来往往容易生出“怪胎”,极易造成“有建筑、没文化”之怪现状。大型图书馆变“无人区”,不正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