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建筑是城市历史的关键词 2021-02-22 02:45

  1月27日,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武汉市土地利用和城市空间规划研究中心举办新书发布会,推出《武汉新视线)城市记忆》一书。该书以画册形式,系统梳理武汉的历史文化街区和老建筑。

  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方方应邀出席发布会,并以“城市记忆”为主题,讲述那些带有他们个人温度与记忆的老建筑或老街区的故事。

  记者:就在前不久,您有《汉口的沧桑往事》和《到庐山看老别墅》两本书再版。碰巧,这两本书都和老建筑有关。

  方方:这两本书虽然都是再版,但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受欢迎的书。当初出版社一约稿,我觉得有点意思,就去查资料,结果越查越有意思,越写越有意思。实际上对老建筑,我也是特别喜欢,因为我父亲是学建筑的,他1937年毕业于,所以我们从小就从他那里得到一些这方面的常识,也就是他的爱好影响了我的爱好。

  对一栋建筑,有人看到的是美好,我看到的是时间、风雨和过往的人事。对城市历史来说,建筑是关键词。你只有“抠”住建筑,你才能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而在写书之前,我对武汉也并不是很了解,在写的过程中,我一点一点去认识她,觉得有必要带领我的读者去了解她的历史,她的过去。

  记者: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汉口的沧桑往事》中新增一篇后记,“我在武汉满街行走,不时看到有老建筑在拆毁。我几乎是一边写一边呼吁。越是呼吁,拆得却越快。我真是担心我所热爱的武汉,给我们的陌生感越来越强烈,而给我们的亲切感则越来越淡泊。”

  方方:我一直在呼吁保护老建筑,就是因为你把这个老建筑拿掉之后,实际上是抹掉了这个城市的记忆。为什么?因为你没有说头了——文化其实都在这个“说头”里,也就是这个线索里。要是连线索都没有了,也就无从说起,大家就慢慢忘掉了。

  方方:老建筑在,你就会想起,噢,当年这个房子是什么人来建的?什么人做的投资?里面住过什么人?它这个建筑材料是什么?设计师和建筑师是谁?你可以从这样一个线索,延伸到一个城市的历史。

  在这个城市,很多建筑都留下了自己的记忆和情感,我当然会很热爱这个城市。所以说保护老建筑,其实是保护城市的成长历史,和我们个人的情感记忆。

  比如我们说乡愁,是建立在“家乡”的概念上,这个概念里有你熟悉的老房子、老邻居。可是当一个人回来想解这个乡愁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他会立刻感觉这个城市跟他没有关系了。

  记者:翻开《武汉新视线)城市记忆》这本书,满目皆是老建筑,其中哪一个有您自己的成长记忆在里面?

  方方:我小时候经常去民众乐园玩,开始就是去看哈哈镜。印象最深的是读初中时,有次老师带我们去,第一次接触到里面的剧团,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民众乐园成了商场,卖小商品的地方,剧团表演没有了。可以说,武汉本土文化是从民众乐园生长出来的,我们希望它有一天能够恢复本土文化。

  方方:到了武汉,一下飞机,听到那个乡音,那种气息,你会有安全感。就像到了汉口,开车来我会有点怵,就是因为在武昌生活时间长了。

  实际上你在哪里生活,你就对哪里更亲切,更有安全感。你见到一个熟人和见到一个陌生人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全世界那么多城市,我只有武汉这一个“熟人”。就像很多人走过来,但只有一个人会对你微笑,她就是武汉,她就是你那个熟人。

  记者:现在出国看世界越来越方便,很多人说,看一些老的、旧的东西要到欧洲去,比如罗马、巴黎等,他们对城市历史街区的保护,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方方:我们去巴黎,不是太喜欢去那些旅游景点,而是那些敞开的、有正常生活、有人来来往往的街道。

  他们那些一条一条的街道,每条都不一样。但每条街道都有人生,都有日常生活,你热爱的是这些。甚至是街道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你会看到一些喜欢的细节,可能某个门栓就会打动你,一块砖也会打动你,一个小雕塑也会让你感慨万千。

  那是因为这些都融在你的生活里,而不是建个旅游景点把它围起来,做一些假的建筑,或者是把原来的门面修一修。

  记者:现在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家不惜花钱不远万里去欧洲,就是为了看别人的老房子。而对自己身边的老房子,好像还没有意识到它们有多大价值。

  方方:有句老话叫“文学是人学”,规划也要以人为本。我开玩笑说,曾有不少规划是按文件来做,我希望是按人的需求来做。哪怕是按文学的思维方式来做,也比按文件来做要好。

  比如修一条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以前规划做得好,不用现在天天去挖。当然,过去有它的历史成因。所以我们要承认过去的状态,在过去的基础上做得更好,更人性化。